2022年07月18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亚凤凰岭

  □ 梁生刚

  凤凰岭,在三亚市中心城区东边,南北绵延数公里,海拔高度393米,是方圆40里的最高峰。2010年建起的山顶公园,称三亚凤凰岭海誓山盟景区,是4A级旅游景区。景区适合休闲旅游,更是登高览胜的好去处。

  今年6月的某天下午,天气晴朗,我旧地重游,乘坐缆车上凤凰岭。沿途较低处,可见龙眼、芒果、香蕉、木薯、槟榔等果林,以及绿色植被、藤蔓植物、低矮灌木,还有高山榕树、凤凰树、木棉树等树木。越往高处走,较大的树木越多。

  登临山巅有三条路径,一是从若干崎岖小路往上攀爬,要花半个多钟头,已经很少有人走;二是从较远处的榆红村驱车蜿蜒而上,费时十多分钟,主要是运送物资;三是从景区乘坐客运缆车,沿着1624米长空中索道缓缓攀上,约用10~12分钟,这是游客专线。据说在天气好的高峰期,前往登顶的游客人数,每天有五六千人之多。

  到了山顶公园后,置身于山林怀抱之中,漫步在2公里长的环山顶木栈道,遍访南北两端13个主要景点,感觉不同景致各有特色,诗情画意耐人寻味。

  目光所及之处,树木的种类很多,有厚皮树、青果榕、光叶巴豆、金莲木、海南李榄、菜豆树、紫玉盘、小果皂荚、合欢树、金叶树、钝叶臭黄荆、见血封喉树等等,还有过山龙、箭竹、美人蕉等植物。路边有一棵降真香树,胸径已有30多公分,很难得一见。过道中间有一棵高山榕树,胸径80多公分,根须粗壮,枝叶茂密。如此自然景观,令人陶醉!凭台远眺,气象万千,美景壮阔。比比皆是的高楼大厦,波光潋滟的城中河流,四通八达的道路桥梁,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广阔无垠的碧海蓝天,无比壮观的“四湾一景”,美艳祥和的落日余晖……三亚市的沧桑巨变,确实令人感叹!

  其实,这座山过去叫打狗岭,出自光绪《崖州志》附图标注,但仅此而已,再没有其它的文字记载。它的东边有红沙墟、红郊村,南边有临春村、下洋田村等处。红沙处在这座山与榆林水中间,人与山的关系很密切,过去人们要靠上山砍柴火来维持生活。

  我上世纪50年代出生在红沙,小时候读书的红沙小学,就在这座山的余脉山麓。在无尽岁月中,这座山枯荣转化、生生不息,饱阅世间沧桑,总是在默默地守望,见证了榆亚地区的历史变迁。

  不远处的榆林港,素以水域宽阔、水深浪静著称,在清代末期已成为知名海港。附近盐田的开发,渔盐市场兴起,货物集散及运输,带来种种商机,吸引了来自各处的人流和资金。日本人早就觑觎这里,日舰1934年2月入侵榆林港,日军1939年2月侵占榆林和三亚,将榆林港辟为军港,直至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新中国成立后,榆林港回到人民的怀抱,现在是名扬中外的天然良港。

  红沙曾经名噪一时,以榆林港为依托,商业气息渐渐浓郁,开创了自己的历史,成了远近闻名的“小香港”。现在,红沙人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与三亚城市同生共荣。

  当时,我与伙伴们经常在这座山的东边砍烧火柴,有时也会翻山越岭到西边去。历经长年累月的砍伐,山体植被难得恢复,有些地方还比较萧索,较大的树木很少有,多是砍些鸡占、黄汁、英哥、黑皮、白印、刺柴等小灌木。在山上砍烧火柴,难免会捅破蚂蚁窝或蜜蜂巢,导致身上被咬被叮,弄得非常狼狈。要说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爬到山顶上看风景,任由凉凉的山风吹拂全身,放开喉咙大声吼叫!

  离这座山很近的红郊村,1975年建成西沙海战烈士陵园,安葬了冯松柏、姜广有、周锡通、王成芳、曾端阳5位烈士,是一处神圣的所在。1974年1月19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爆发了持续两天的激烈海战,以我方完胜结束。惨烈战斗过后,我方牺牲的18位烈士,13位安葬在西沙,5位安葬在这里,烈士英魂早已融入这片土地,与这座山岭同在!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周边地区逐渐用上煤气燃料,再也没有人上山砍烧火柴了,这座山得以封山育林、休养生息,又慢慢焕发了生机。有许多次,我驱车经海榆大道路过时,都会投去深深的一瞥,但见满目翠绿景色,植被十分繁茂,普遍高低错落、疏密相间,多年的封山育林卓有成效,心里很是欣慰。

  昔时站在山顶看风景,阡陌纵横的稻田,波光粼粼的盐田,错落有致的村庄,随处可见的绿意,是一幅独特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如今,不断扩大的城区建设,以及蓬勃发展的旅游业等行业,已为三亚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上世纪八十年代,山顶最高处建起了海南微波站、三亚电视发射塔,这座山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再以后,三亚市有了凤凰村、凤凰镇、凤凰机场、凤凰岛,二环路改称凤凰路,这座山就改称为凤凰岭了。在新时代的浪潮中,不少城中村成了市中心,郊区成了新的市区,这座山已是城中山,被赋予全新的含义。如今开发建设山顶旅游景区后,它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在山顶景区游览,我邂逅来自武汉市的邱先生,他是退休教师,现年75岁,身板硬朗,精神矍铄。他对景区布局及登高望远赞不绝口,说市区有这样一座可以休闲放松、纵览诸胜、观赏日落的地方,乃是三亚市民之福,也是外来游客之幸。

  我还认识了来自吉林省的刘先生,他是退休国企职工,来驻市某部探望正在服役的儿子及其一家。问及他的观感,他说环境太好了,树木葱郁,空气清凉,内容丰富,尤其是居高临下看远近风景,心里非常愉悦。

  渐渐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个城市在夜色中灯光璀璨。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三亚深入学习贯彻省第八次党代会精神
   第03版:三亚·综合
   第04版:创文明城市 建美丽三亚
   第05版:中国新闻
   第06版:国际新闻
   第07版:鹿回头
   第08版:文体新闻
三亚凤凰岭
在一杯茶里消磨整个黄昏
铜鼓岭的魔力
画里山村
破阵子·聚首
月光四季
落雨
汕头骑楼梦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