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做手术

  □ 晓晓

  壬寅年,我竟然要做手术。这对于一向身体健康的我来讲,无疑是莫大的不可思议。

  心里的紧张和不安,就像小蚂蚁不停地爬过……

  数张手术前的医嘱签字,让人感觉很恐怖。当医生说到“如果病理出来不是良性,接下来的医治是……”还没有等医生说完,我就打住了他的话,“我不会考虑如果发生的结果……”我曾告诉过自己,人生苦短,如果有什么不好的结果,我不会留在病床上消耗时间,我会去旅游,去享受最美人间大自然的馈赠,把青春,把最后的眼角膜留给人间……

  手术当天,换上病服,坐上轮椅,光着脚丫,就这样被推进了手术室。

  第一次走进冰冷的手术室。“躺下……”护士大声说,我还没来得及四处张望,便躺下了。眼前两组强光投射,这灯光比舞台上的灯光还亮,我现在就是这个手术台上的主角。我的手脚开始发冷,四壁没有一丝暖流,我心想:这里能让病人看到一点温暖也行啊,哪怕只有一幅壁画。这种冰冷的气氛,健康的人走进来都会心里紧张。正在我思绪上下波动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姜老师,别紧张……”

  是他——卓恩挺医生,他个子不高,说话总是给人温暖,是地道的海南男人。小到门诊,大到手术,他医治了很多病人,他的爱心、耐心,和风细雨的态度是我看到的最和善的医生。他走近我,轻声地说:“不要害怕,这个手术很简单,一会给你局部麻醉,可能你会从头到尾感受到手术的过程,但我会慢慢地做,尽量不去破坏乳腺组织,你别担心。会让你和原来一样完美。”我的小心脏呀,终于吃下定心丸,这句话也让我坚强起来:我一定好好配合手术。

  开始手术了,我被从头到脚蒙得严严实实,只留下手术部位,我隔着手术被子都能听到叮叮当当的手术器械的声音,只感觉手术刀就在我的头顶上面。“天哪,这是要开始了吗?”一阵剧痛,我喊了出来。医生说在打麻药。

  给我做的是局部麻醉。手术过程中,手术的声音,医生和助理边做边说病情的声音,我都清晰地听到,只听见卓医生和助理说:“我们每一刀下去,都代表病人术后的恢复,我们要不破坏每个细胞组织,就需要我们医生一点点慢慢地把肿瘤剥离出来……”我隔着被子流泪了,能遇到这么好的医生我是幸运的。经过两个多小时,手术结束了。病理化验结果出来,是良性!

  当护士拿着快速病理检验结果出来时,我笑着对表情急切的姐姐说:“姐姐,都结束了,这就是人生,什么都得经历……”。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三亚·综合
   第03版:三亚·综合
   第04版:创文明城市 建美丽三亚
   第05版:中国新闻
   第06版:国际新闻
   第07版:鹿回头
   第08版:文体新闻
祖屋里的“杂草”
登上鹿岭 看见三亚
红色的七月
金色敦煌 (摄影)
建党抒怀(外一首)
做手术
观鹿回头织黎锦有感
三亚的小吃
鸟儿晨鸣
兄妹情深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