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悄然爱上白沙
  □滋心

  提起白沙,脑海里就会出现两句词:一句是“鹤舞白沙,我心飞翔”;一句是“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前一句词的意境固然很美,白沙之畔,鹤舞翩翩,但是想到是一种香烟的广告词,心中的美感顿时荡然无存。觉得是糟蹋了这么美妙的文字。后一句讲的是白沙与黑泥沙一起,也要被染黑,说明环境之重要。这是我记忆中与白沙有关的两句词,从内容或表现形式看,都不是那么让人舒服。

  坦白地讲,印象中的白沙确实不太好。4年前的白沙县,交通不便,山高路远,山道弯弯,一会似上白云之巅,一会如入山谷之底,坐汽车犹如过山车,从海口坐车到白沙县城得4小时以上,从不晕车的我每次到白沙,都会有一次晕车的经历,苦不堪言。县城多是低矮的不规则房屋,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且街道窄小,曲曲折折,坑坑洼洼,雨天一身泥,晴天满身灰。一条看似河的不宽的水道穿城而过,河里无水,杂草丛生,几只无精打采的鸡和夹着尾巴的黄狗在县城的小街小巷自由漫步。那时的白沙似乎与这个世界脱节,孤身独处,没有努力向前的朝气。

  因缘际会,日前,有个机会出差白沙。去白沙的路途,我的脑海里像过电影似的浮现起4年前的白沙印记,心有余悸那颠簸的路、那难以呼吸的烟尘。车上随意聊天时,我的一位良师益友说:10年后,白沙将是海南最好的地方。我对这位良师益友的话一向是引为圭臬,深信不疑的,但是他对于白沙的预测,我心里颇不以为然。实在是白沙留给我的印象不那么好,而且4年前我还多次到过白沙。不知是惬意的聊天转移了注意力,还是心情固好的原因,一路上车平稳行驶,浑然不觉颠簸,万家灯火时,我们的车到达白沙,星光灿烂下,推开车门,但见白沙县城的街道干净整洁,房屋造型别致,高矮错落规整,从城市或高或矮的房屋窗口泻出的灯光与白沙县城上空的星光相映成趣,县城似乎描述中的天上街市。心里一阵窃喜:白沙似乎不是原来的白沙了!

  放下行李,似乎被某种东西驱使,心里有一探究竟的冲动。披衣出门,一丝甘冽的山风扑面而来,对于刚从气温在30多摄氏度的海口来的我,顿时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不由自主地连打了几个痛快的喷嚏。信步走在平整干净的马路上,树木掩映,树荫浓密,电线杆上整齐地挂着红灯笼,灯光摇曳,街道上行人衣着整洁,表情平和,步履从容,无丝毫匆忙之色。小车、电动车、自行车不疾不徐,各行其道,见到红灯亮起,自觉地停下等候,无乱摁喇叭和违规行驶现象。不一会,来到一公园,匾额上书写:白沙文化公园。进得公园,公园占地适当,园有八门,每个门有“钟灵毓秀”等门名,颇为雅致。园里有戏台和体育设施,是一个群众健身活动的好地方。从公园北门出去,一条小河似一条白练横卧公园边,河水静静流淌,微风吹来,波光粼粼。河道上桥如彩虹,连接南北,人在桥上,影影绰绰映在水面上。河堤上下建有精致的休闲道、风雨亭,路两边灯柱上整齐地一溜挂着红灯笼,河两边房屋田畴俨然,小桌上的凉茶、箩筐里的小吃、地摊上的瓜果蔬菜,各类商铺自然成市。黎族歌、流行曲、南腔北调叫卖声相互交织,在红灯笼的映衬下,油然而生是否秦淮河的感觉。此刻我只能强制收住我前行的脚步,怕被太多的白沙美景所纷扰,担心带来一个不眠之夜。

  带着不可思议的疑问但却是愉悦的心情一夜无梦。清晨,有清脆的鸟叫声将我唤醒,推开窗,凉凉的风带有丝丝甜味,我贪婪地猛吸了几口。朝霞满天,太阳出来前将天空铺陈得五彩缤纷,抬眼望去,四周山峦连绵,山色如黛,间或有一片白云将山腰围住,像一位美女腰间系着一根白腰带;抑或山头被白雾笼罩,像头上戴着白纱巾的美丽的黎族姑娘。

  白的雾,青的山,红的灯笼,清澈的河水,纯净的空气,整洁的城市,七彩的霞光,安祥的人们,如此的和谐美景,像一幅精美绝伦的画卷。诗云: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白沙,像天地精华孕育的美女,在大山深处,不染尘埃,不施粉黛,自然朴素,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优雅得体,在喧哗的世界里坚持着简单质朴的品质,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具有吸引力。

  我已悄然爱上了白沙。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时政
   第03版:综合
   第04版:综合
   第05版:脱贫攻坚·三亚行动
   第06版:时事
   第07版:鹿回头
   第08版:文体
词两首
走进西沙
仰望星空
行道树
悄然爱上白沙
美丽山村
天鹅湖夕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