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八岁打针不幸患上小儿麻痹症,一级重度残疾至今,自食其力摘掉穷帽子、娶妻生子
不能行走的他,“折腾”出精彩人生
周永安靠手脚并用“行走”。
从村里的水泥路到周永安养殖基地的必经之路,颠簸不平,遇到雨天更加难行。
周永安带女儿周芊画到三亚市区看病。
周永安一家在养殖基地的临时住所——彩钢板搭成的小房。
周永安养殖的鸡。
周永安养殖的五脚猪。
  本报记者  王鑫  文/图

  ■我从来没在意过别人的目光,不管是在村里还是在公交车上,我手脚并用“行走”,我可以的。

  ■以前我一个人,赚多赚少都可以生活,现在有了老婆和孩子,我要加倍努力才行。

  ■爸爸妈妈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不可能养我到老,他们也有老的一天。通过拼搏,现在,我可以养活他们了。

  ■感谢帮助过我的政府部门和那些好心人,我自己根本做不了所有的事情,所以我对生活一直很乐观,世界多美好啊。

  ——周永安

  4月9日,42岁的周永安起了个大早,带着妻子黎秋兰和女儿周芊画赶到雅亮村村口,登上开往三亚市区的大巴车。

  他戴上总是随身携带的手套,手脚并用爬上车,根本没有顾及其他乘客的目光,脸上仍然是标志性的微笑,不停安慰着3岁的女儿,“画画,没事的,我们去大医院看看,你的病就好了。”

  周永安把家里嗷嗷待哺的几百只阉鸡和几十头五脚猪托付给睡眼蒙眬的一个侄子,和妻子黎秋兰说今天不要出去打工了,“孩子发烧咳嗽几天不见好转,咱们必须去市里的医院看看,心里才踏实。”

  其实,自打几年前搞上养殖业闯出点名堂,周永安就很少走出育才生态区了。

  8岁残疾,小学读了9年,没读初中“太不甘心”

  说起二儿子周永安的身体,68岁的周金光不时用一只手捂捂眼睛。“永安8岁那年,有一次生病发烧,我就带他去看医生,打了一针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周金光另一只手不停摩挲着木桌上的一只秤砣,“我也做过赤脚医生,但当年确实没有办法,有心无力。如果那个时候能像现在这样普及各种疫苗该多好。”

  看着以前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背着书包去上学,周永安央求父亲也送他去。“我觉得自己可以和他们一样,能学习好。”

  这一央求,就是4年。待到周永安踏进学校的大门,已经12岁了。每天父亲把他送去又接回,循环反复。周永安说,其实自己学习并不好,“6年的小学,我整整读了9年,二年级‘蹲’了一年,四年级和六年级又各‘蹲’了一年。”

  小学毕业,周永安特别想继续读初中,但未能如愿,至今耿耿于怀。“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那年我都21岁了,之前我的计划是读完初中后就去学电器维修,到时也不用出去到处跑,在家里工作就行。”

  周金光说,儿子没上初中和成绩没有关系,“就是太穷了,每年要三四百元的学费,家里还有两个儿子,我们实在负担不起。”

  “我也没再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弟弟读书也需要钱,我不能再添麻烦。”周永安说。

  把日子“折腾”活了,一直被模仿

  清晰的规划被打断,周永安有些沮丧,但没有消沉。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干脆走另一条。在父母的帮助下,他开了雅亮村的第一家小卖店,“村子里只有50几户人家,所以货很少,就是大家常用的东西。”

  有了事情做,家里人的心情也渐渐好转。不过小卖店毕竟收入微薄,解决不了更多问题,“只是够吃够喝,我还得想着弟弟的学业。”而且,见他开店,村里其他人也紧随其后,陆续增加了三四家小店,“这个生意不好做了”。

  这时候,周永安开始想别的出路。“有一次聚会,我偶然听说有收购木薯的,就赶紧托人打听,联系上之后问了价格,把自己家当成一个收购点。”

  这是周永安“爱折腾”的开始。“他是真闲不住,可能也想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所以总想着改变,能折腾。”周永安的大哥周永良一直在小学当校警,对二弟的这股劲头,他既佩服又假意“嗔怪”,“永安做点什么事,我们都会被他调动起来当帮手。”

  育才生态区残联专职委员吉卫荣把周永安不服输的劲头定义为“积极向上”,“我们之前给他配过轮椅,没几天他就跟我说还是给其他需要的人吧,他不用了,自己爬行没问题,不丢人。”

  收购木薯让周永安赚到了点钱,他又自己添了一些,凑钱买了一百张圆桌,“我看村子里谁家有红事白事,都需要用大量圆桌,就想着能不能用这个搞出租。”再一次“折腾”出市场,有人立即跟进,包括之后的出租音响设备。

  周永安又开始想别的出路了。

  好日子靠自己“养”出来

  雅亮村西侧很远的一处土坡,是周家的几亩荒地。2001年的时候,周永安想把它利用起来。“我大哥忙着工作,弟弟在读书,爸妈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所以一直荒废着。”

  他把想法一说,家里人马上提出:你的腿脚不方便,谁来干活?

  周永安说:找人。他的计划是,自己出地,合作者负责种植,作物选择的是芒果。“至于收益,对半分。”

  就这样,那两亩多荒地被开垦出来种上了芒果树,每年都能带来一份稳定的收入。“虽然不多,但也是‘肉’啊。”周永安说,等芒果种植的事步入正轨、不用太操心了,他又把自家荒废了40多年的一片池塘利用起来,养鱼。“只有两亩那么大,卖不了多少钱,我是想能利用的都利用起来,能赚多少赚多少。”

  一切走上正轨,但是资源就这么多,等到弟弟毕业,在市区找了工作成了家,周永安的手里并没有攒下钱。

  2015年,他去区里参加一个市残联组织的培训班,回来后就琢磨起养殖来。“鱼塘上面还闲着一小块坡地,正好可以规划规划。”在市残联的帮助下,周永安在坡地上建了养殖基地,这几年先后养了两批鸭子、两批大鹅,只是在2016年赔了一些钱,其他时间销售都不错。“这几批养殖完成后,2018年10月份我在残联的扶持下买了500只阉鸡,已经跟收购商打好招呼了,最近就能销售出去。”

  周永安的养殖基地里还有一个重要角色:五脚猪。“7头母猪和30几头猪崽,也快出栏了。”对于下一步计划,他在希望里透着一丝担心,“不准备养鸡了,感觉今年的市场不好,养的人多,价格上不去不说,还不好销售,把这批阉鸡处理完,我会再养鸭和鹅。”

  为了照看这个养殖基地,周永安在一处空地上搭建了铁皮房子,那也是他们三口人的“家”。

  “帮手”都变成他的“小迷弟”

  周永安能用头脑和双手“走”到今天,要感谢的人太多。“市残联、爱在天涯义工社,还有我的亲人朋友,没有他们就没有我。”

  市残疾人就业服务中心副主任许达峰说,周永安是一级重度残疾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肯干,“残联第一次资助他养鹅之前,非常谨慎,我特意到雅亮村去看了他的养殖场地,觉得他自立自强,决定帮助他。”最初除了缺少资金,还缺乏养殖技术,许达峰和同事又联系这方面的专家进行指导,鹅长大后,又帮助找销路。“我们几个人在市区跑,专门找做鹅肉的餐馆,永安太不容易,不忍心看他独自面对困难。”

  爱在天涯义工社每年都要帮助周永安做一些事情,社长何学芳说,“他要强,人也勤快,我们也愿意帮他做做预售、找找销路。”

  雅亮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周永东也说周永安“太要强”,“别看他身体残疾,但从不依靠别人,自己发展产业,靠双手和头脑养活一家人,特别值得年轻人学习。”

  同样表示“学习”的还有几个周永安的“帮手”。他的小学同学黄祥清说:“永安乐观、善良,村里谁家有事情,他都要过去看看,问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尤其是他对生活的态度,我这个身体正常的人恐怕都赶不上。”黄祥清坦陈,自己从同学到朋友,就是被周永安身上的“劲头”所感染和吸引,“所以永安一说有事,我马上就找人赶到帮忙。”

  周永安的侄子周平更是每天“泡”在养殖基地,开三轮车拉鸭拉鹅、扛饲料,帮助干这干那,“因为叔叔手脚不好嘛,那些重活都是我们来做,有时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去帮忙。”在周平看来,这些劳动不算什么,“都是家里人,就应该互相帮助。而且我也想跟叔叔学学养殖这方面的技术,以后肯定用得上。”

  最近,周平患腰椎间盘突出,有几天没去周永安那里了,“实在不方便,在家静养呢,等好了就过去帮他。”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时政
   第03版:综合
   第04版:综合
   第05版:脱贫攻坚·三亚行动
   第06版:时事
   第07版:鹿回头
   第08版:文体
不能行走的他,“折腾”出精彩人生
他的乐观向上把我从深圳“拉”了回来